|脛煤潞脙拢卢禄露脫颅路脙脦脢广东中鹏职业培训学校官方
|
当前位置: 主页 > 保育员 >

幼儿园为什么缺老师

日期:2018-10-12 04:49|来源:未知

  可是,一方面,幼师水平参差不齐,往往难以满足家长们的需求;另一方面,幼师队伍“新鲜血液”补充不足,阻碍幼儿园发展。为何会这样?

  幼儿教育未纳入义务教育,幼师岗位缺编制、工作累、待遇低,真正有能力的幼儿教师不愿意从事幼教工作,特别是到农村从事幼教工作。

  近日,记者走进江西省九江市中心幼儿园,听到阵阵悦耳的音乐声。虽然整个幼儿园面积略显狭促,但园内幼儿游戏设施完善,每个班内配备一架钢琴,还有电脑、电视等,园内的宣传墙报显示,该幼儿园的游戏、文化活动非常丰富。

  这所省级示范幼儿园由于保育质量好,生源爆满,但园长吴英仍忧虑重重,“老师和保育员队伍严重超编,而且年龄结构严重老化,成为一座‘老人幼儿园’”。

  该幼儿园工作人员总共135人,正式编制仅37人,还是1988年核定的。20多年过去了,幼儿园规模已增加数倍,只有临时聘用人员缓解压力。“受编制影响,师资来源困难。”吴英说。

  作为九江市最主要的幼师培养基地,九江职业大学学前教育学院的毕业生近年来就业率一直保持在100%。这100%数字的背后,是市内市外各幼儿园对毕业生的争夺。竞争中,农村地区,甚至县城的幼儿园,对专业幼师的需求往往难以满足。

  “公办幼儿园师资普遍紧张,公办幼儿园路越走越窄。”九江市教育局计财科科长王宇说。

  “义务教育教师的阳光工资由财政拨款,幼儿园未纳入义务教育,老师的工资和福利完全取决于幼儿园创收力度,创收力度大的可与小学持平,创收力度小的,老师收入不升反降。”九江市教育局人事科科长钟萍说。

  “在幼儿园附近两所小学任教的小学高级教师每年绩效工资达1.5万元,平均月工资3000元,而在幼儿园老师每年收入才9000元。幼师既当老师,又当妈妈,工作非常累,但收入却是教师队伍中最低的。很难招到既会吹、拉、弹、唱,又懂幼儿心理和保教的幼教老师。”吴英说。

  但是算了一本账之后,她也很无奈:每个孩子每月保育费144元,1100余名孩子,每年入园时间九个半月,加上事业发展费等,每年收入约184万元,该幼儿园所有工作人员总共135人,除去教师的工资、奖金和幼儿园的水电以及其他费用157万元,所剩无几。

  据了解,九江市县(区)民办园幼儿教师平均月工资一般在600元—800元,个别规模大的民办园可以达到1500元,保育员平均工资400元—500元,医疗保险、失业保险、养老保险等难以落实。

  不仅在九江,即使在相对富裕的珠三角一些农村地区,幼师工资在1000元左右的还很普遍,与幼师相比,保育员的工资更低。即使在一些天价幼儿园,由于运营成本高昂和投资者追求投资回报,幼师和保育员的工资水平鲜有高过同区域工厂工人收入的。目前广东大多数农村和民办的幼儿园教师工资水平基本贴近当地最低工资限额。

  收入不高,但劳动强度极大,需全天不间断陪护和教育数十名幼儿,基本权益得不到保障,这导致幼师队伍大量流失。

  九江市浔阳区小金星幼儿园是一所民办示范幼儿园,几乎所有教室都配备钢琴、电脑、电视、空调和标准桌椅,游戏设施一应俱全,活动场所空间也很宽敞。

  该幼儿园30岁以下教师占80%,其中本科7人,大专60人,中专7人,90%以上是幼教专业毕业。据称,其教学模式采取蒙台梭利等国际教育模式。尽管收费较高,但在当地颇受欢迎。

  该幼儿园王园长原是公办幼儿园园长,她说,在这里的教师责任心更强一些,保育的目标非常明确,实行标准化管理,严格考核。如果入园幼儿中途因非正当原因退园,将追究带班老师的责任。

  不同幼儿园之间情况悬殊。在庐山区一所幼儿园内,记者走进光线黯淡、地面潮湿、略散异味的教室,里面没有任何教学设施,一群天真活泼的孩子正坐在墙角的小板凳上,在老师的带领下拍着小手做游戏,惹人爱怜。

  园舍是幼儿园负责人自家的二层砖混结构楼房。该幼儿园共聘请有6名教师,其中2名师范生,4名非师范生,每位老师月工资800元。目前,每个孩子每月保育费刚刚提高到100元。

  该园负责人说,人数满园时,除去各种开销每月约有2000元盈利,但暑假和冬天时家长将孩子留在家,幼儿园还得有4个月的亏损维持。他们夫妻俩几次想停止办园找其他门路营生,但面对找上门的孩子家长又有些不忍心,只得勉强维持。

  即使是省级示范幼儿园,九江市中心幼儿园也很为教师的培养忧虑:“几乎没有钱添置更新设备,更没有经费用于教师进修培训。”吴英自2004年担任园长以来,该园一直未能招聘幼教专业教师,所进教师几乎全是非幼教专业,为普教专业和艺术专业。

  九江目前在岗幼儿教师一部分是上世纪80年代前后各乡(镇)自聘的教师。和他们同期上岗的小学教师中的合同教师、民办教师相比,当初跨入教育行列的选拔标准是大致相当的。20多年后,这些小学合同和民办教师相继转成了国家事业单位的正式教师,而幼师却一如往昔。

  由于幼教未能像九年义务教育一样有专项资金投入,教师的工资也只能从幼儿园的收益中支出,也就是学校自己负担,因此这些被聘教师的工资较低。因此,真正有能力的幼教教师并不愿意从事幼教工作,特别是到农村从事幼教工作。

  “在九江,入托最突出的问题不是上幼儿园难,而是上好幼儿园难!而好幼儿园除了硬件,最关键的就是师资水平了。”九江市教育局人事科科长钟萍分析道,“但是,由于待遇太低,直接导致幼教专业的发展远远跟不上实际需要,最优秀的学生往往并不报考幼师专业。与私立幼儿园相比,公办幼儿园大量萎缩,政策是要反思的。”

  寥贵英,九江职业大学学前教育学院院长,同时也是附属幼儿园的园长。长期从事幼师教育与实务的她,对于将学前教育纳入国民教育体系充满期待:“如果幼儿园老师和小学老师一样享有正式编制,在工资、职称、社会福利等方面享有同等待遇,将有利于稳定幼儿教师队伍。”

  钟萍退一步说,“如果幼儿园不能纳入义务教育,也应该让幼儿园教师享受义务教育教师同等待遇。如果国家政策到位,教育部门操作层面没有问题。”

  关于人民网报社招聘招聘英才广告服务合作加盟供稿服务网站声明网站律师信息保护呼叫中心ENGLISH镜像:呼叫热线服务邮箱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1-20060139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65

主页 |技工技师培训 |特种作业培训 |学历教育